Gintoki

客观即了解
主观即理解
温柔待世界

琳、随想曲

6:30am。
准时在包子铺等待包子出炉的两位友人互相大眼瞪小眼。
明里:“你刘海剪短啦,真难看,跟狗啃似的。”
琳:“我闭上眼睛剪的。剪短方便,谁管好不好看。”
明里:“哈……无论你的发言还是行为都还真个性。”
琳:“过奖。”
等了一分钟。
“师傅,好慢啊,已经延误一分钟了。”明里大嗓门抱怨道。
“抱歉啊小姑娘,再等等,很快就好了。”包子铺的师傅晒笑道。

明里闻言吁了了一口气,移步包子铺旁边的奶茶店。
拿了刚刚预订的优格,琳的百香优格和自己的榴莲优格。真是早晨的大好时光,优格配包子呢。让人愉快。
包子好了之后,琳坚守人群中前线的阵地,抢购了二人的包子。真是一场硬仗。
明里的叉烧包和肉包。
琳的红豆包和奶黄包。
看两人的喜好,别以为她们就是肉食系或者草食系。
倒不如说属性相反。

琳的发型,不管是刘海还是发尾都是参差不齐的锯齿型,齐肩,稻草黄。懒散中隐隐散发着倨傲。
明里,规规矩矩的马尾及肩胛骨,刘海是略高于眉的碎发,发色浓稠如墨。沉默的时候显得沉稳老练。
两个性格格格不入的人能够和谐共处,不能说不是奇景。
就像她们总是在早上6:30不约而同地聚到包子铺,然后相携并肩悠闲地边吃早餐边步行前往学校。
这算得上是友人的默契吧。

致时光(愉快产物)

致时光

——纵使抛离世界,被世界抛离,我怀抱着最大的自由。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我骑着单车经过一座桥,发现那里有一处发着光的阴影。
宛若黑洞。
但是它不吞噬任何光,因为它已经饱和。它如同核聚变,不断压缩,复而坍塌,形成别的什么。
它的名字是“思念统合体”。
桥,即它的载体,不知为何已千疮百孔,却一直屹立不倒。
因为它已穿过历史。
它绑架着思念,更被思念绑架着。
思念,是何等的神奇,也许,它即是宇宙形成的真谛,催生出“理”的更高等的法则。
当我看到这个光怪陆离的黑洞时,我就这么胡思乱想。
然而它毫无裨益,我要骑着车寻找归途。
无论我是更为高等还是更为低等。
无论真实还是谎言。
无论是否被桎梏。
我要寻找归途。

我知道一个人。
姑且称呼他为Y。
他总是善变,即使表面波澜不惊。
他总是诠释矛盾为何物,即便他看起来单纯又偏激。
他说,神把所有的美好和阴影糅合进他的身体里。
他可以看到光明,身后却是阴影。
他说,每个人都是神的孩子。
神明赋予了他们许多,他们却放弃了自己。
神明严厉而温柔的责罚,反倒叫他们认清了自己。
这世界本就光怪陆离,
却又归合同一。
愿心中有信仰,庇佑所有人直至死亡。
他说,至少我还活着,我还未失去所有。
简爱说,我爱,我恨,我受苦。
即便如此,我保持着清明,感受着生机——
流过我的发际,
就好像重生的喜悦淅淅沥沥
他微笑着,沉默不语。
我无意得知他。
这是他的故事。
我只是和他平行的线
在经过他的所在之时,
遥望他
刹那,恍如梦境
我依旧在前进,
抑或寻找归途。

那个少年,
叫Z。
他平凡,不起眼
他叛逆,特立独行
他说他在一边
他旁观
他参与
他度过每一个还算温和的日子
就像流水
带走了砂砾
他喜欢,如同流水
带走如此多的砂砾
堆积在终点
夺目的阳光下也闪闪发亮
停留罢,
但是流水曾记得它带走砂砾的快乐,
砂砾也
曾记得流水温柔的裹挟
一起度过的那数也数不清的日子
少年微笑
我心已满足,
我不满足的沟壑正渐渐被砂砾填满,直至平常。

少年Z的遭遇平淡又离奇
我竟驻足倾听
我还在寻找归途
但我想我的身后已经开满花
我所走过的路也不再是迷茫
前行,就能回去
少年给予的力量,
让我能去相信。
我寻找归途。

【End】

小记:某晚胡思乱想的产物,无责任、无负担随笔,没想表达任何东西。写完还是很开心的。

                 ——源自百度个人贴吧“明码铃”

明里的世界〈平行2〉

明里的世界

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
有一天明里梦见自己以男人的视角经历不同的人生。醒来后她觉得自己的前世是一个男人。因为这种梦醒后回忆起的身临其境的余韵。

明里把这件事告诉了琳。
琳说:“你相信这种事吗?总之我是无神论者。”
“也无所谓相不相信啦。我只是有这种感觉。不知道的东西谁知道它存不存在呢?”
“信则有,不信则无。对吧?”
“也对。”
琳是明里在班上唯一聊的来的人,算得上是朋友。
明里并不算孤僻,也不算突出。她和所有人都保持着普通往来的关系。
说起来就像自守一方那种感觉吧。

空白有希的前生

空白的房间里,时间是静止的,也是永恒的。
一名少女静静地端坐在中央,她身体的新陈代谢已经随着静止的空间停止了。她不需要吃喝,不需要排泄,不需要睡觉,也不会成长与衰老。
她的一切行动都依赖着空间流动的粒子能量,一呼一吸间即完成粒子和能量的结合和分离。
她的意识似乎已经历了漫长的时间。
也许几百年,也许几千年,甚至几万年。
她不知道,她的眼中只有十字绣的画布,以及无意识地飞速穿针引线的右手。
少女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她的眼睛已经空无一物,单纯地倒映着十字绣。
她的灵魂已被时间淘洗成空白,但还未死去。
她已经忘记一切,忘记最初,但她的意识中还铭记着希望。总有一天可以离开这个名为“无限恐怖的十字绣”的地狱。

少女的梦境

飞越吧,蓝龙。
少女吟唱着简明轻快的咒语,想象之力自心中盛开,舞动四溢。
蓝龙低下头,驯服地载起少女。
五彩斑斓的魔力包裹着少女和她的伙伴,形成一个空间的质点。
他们穿越了未知之门,漂流过时间的河,越过风,避开旖旎而危险的涡轮。乍现的白光吞噬了他们。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门。
他们流浪到达了又一个地方。

蓝龙,停歇吧。
恢复的咒语自少女的意识间响起。
少女裹挟质点的光芒,身体出现。
五彩的光芒回溯到少女的心中。
少女倚靠着蓝龙,呢喃细语。

是时候出发了。

玛雅,你要去往何方?
蓝龙的意识在玛雅的意思海中回荡。

太阳升起的地方。
玛雅微笑。

《她》

新来的转学生,堪称360º五死角的青春可爱。

对以后的哲而言却是灾难。

她来到哲的座位旁落座。

她盯着正撑着头看窗外风景的哲,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

气,表达自己的失望。

“不是帅哥呢。”

哲丏了她一眼,无动于衷,继续沉浸着。

这个举动让她感到诧异,观念转瞬发生了异动。

这个男生好酷哦。

她冒出这样的念头。

子房一生推!!


大爱子房,男神!!!


《无趣》

哲总是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


隔离于人群,身在边缘。


经常被人叫做死宅,却无动于衷。


没有什么显眼的外貌特征。


非要说的话。


身材中等略嫌瘦弱。


阴沉苍白的脸,没有生气的黑眼圈,灰扑扑的黑发,以


及沉静深幽的黑眼。


构成了人们对他的基本印象。


总之,存在感稀薄。